看相算命在韩国深入人心 成为规模化服务业

 看相算命不是什么新鲜事。因为中国人从小到大,都可能有过一两次或主动或被动看相算命的经历。在有着类似文化传统的韩国,看相算命更是深入到他们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等日常生活中,有时甚至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去算算命吧!”
   “去算算命吧!”周边的韩国朋友遇到“郁闷”的问题时,常说的就是这么一句话。无论是跳槽、与异性朋友分手、和同事闹矛盾,还是选择大学、给孩子双色球彩票、新公司双色球彩票、婚姻择日、找对象、找工作,凡是在需要选择和做出判断的时候,他们一般都会去问问算命先生。
   有的企业老总在雇用高级管理人员时,还要看面试者的面相是否有利于公司的发展。甚至韩国政府在行政首都的选址过程中,也邀请了超级大乐透先生参与讨论。
   韩国人算命不是只去一家,也不是只看一种,而是要去两三个不同的地方,既要算生辰八字,也要看相和占卜,以便找到共同点来综合做出决定。
   在韩国,看相算命也有季节性特点。新年前后、高考前夕、毕业生找工作季节和几年一度的选举时节,都是算命先生们最忙碌的时候。
   在首尔的大街上,一个个移动式的“路边哲学馆”外贴出“新年运势3000韩元(1美元约等于921韩元)”的广告,下边写着新年就业运、升职运、健康运、海外运、恋爱运……吸引行人驻足咨询。一些大的商场或酒店还在新年前,搭起临时的“迷你哲学馆”,为顾客提供免费咨询。
   在上述几个季节里,稍有名气的算命场所可谓门庭若市。有名的“易术院”里,有很多大腕级的政治人物、影星艺人、企业老总踏访,以至于很多人从大清早开始就得拿号排队,如同年前在银行里排队取钱的光景。特别是一些“灵验”而又声名远扬的店,更是需要提前数日预约,否则去了也是白跑一趟。如果赶上周末,等上一整天也不是什么异常的事。
   韩国大田市中区大兴洞某哲学馆的先生说:“如果赶上忙的季节,客人要比平时多30~40%。”顾客们常问的问题是:“我们的孩子这次报哪所大学能录取呢?”“这次地方政府议员选举,我也想出马,您看能成吗?”“您帮着看看,我什么时候能找到工作?”
   从客人的口中,也可反映出韩国社会近些年来的变化。一位上班族说:“以前关心人生的大命运。现在一般只想知道眼前迫切面临的问题。同名誉相比,现在更关心财物。”有意思的是,一位哲学馆的先生说,前往该馆算命的已婚女性中,有30%以上是因为婚外恋问题前来算命的。

一项规模庞大的产业
   在韩国,看相算命现在俨然是一项很规范的、很有规模的服务产业。
   走在韩国的街头巷尾,稍一留神就可以看到普通住家的庭院门前高高地插着红旗或佛教的法轮标志,旁边挂着“哲学馆”的牌子。初来乍到的外国人一般都误以为这里是讲经学道的地方,实际上它不过是个算命小店。当然,有的地方不叫哲学馆,而称为易术院、占卜之家、明理院、超级大乐透地理、某某庵,等等。
   如果去比较繁华的地铁站,或者人流较多的大学路、钟路等地段,还可以看到迷你“哲学馆”一个挨着一个。尤其是晚上,这些类似小帐篷的哲学馆里透出昏黄的灯火,如同海上漂泊的渔船,在街上形成一道很有意境的朦胧风景。
   路边的算命看相先生收费不贵,大约3000韩元即可。不过,一旦进去以后,算命先生会以各种手法吊客人的胃口。比如,他会说,如果想知道更详细的命运,请再交一点儿,所以一般只花3000韩元算命的人不多。
   设在地铁站通道内的“路边哲学馆”的价格大约在3000~10000韩元。这里的算命先生一般一天可以看20~30次命,从客人那里赚15万韩元,但要交一半给管理人。即使这样,比租办公室工作还是便宜很多。据说,现在有的地方一栋楼里聚集了各色算命先生,客人可以像逛百货商店一样任意选择满意的算命术。
   由于算命也分档次,价格差异也就很大。在四柱咖啡厅里算命要10000~15000韩元,在哲学馆里则要3~5万。韩国江南一带著名的哲学馆里一般都需要5万韩元以上。不过,来这里的人都是一些舍得花钱的人。如韩国的艺人们在出新专辑之前,或者在取艺名之前,都会去这些地方咨询。难怪韩国权威杂志《朝鲜周刊》估计说,韩国算命市场规模每年可达2兆韩元。
   社会问题是算命火旺的根源
   世界上绝大多数民族都有算命占卜的习俗,不过,像韩国人这样,只要遇到个事情就跑去找算命先生的民族却不多。
   韩国西江大学田尚镇教授分析说:“想知道未来怎么样是人的本能,而韩国社会又是一个特别不安、不停变化的社会,生活在这种社会结构中的成员自然产生想提前准备安定的未来的强烈欲望。”
   首先,虽然韩国是个民主国家,但是民主形态还不成熟。尤其是在政治意识形态上,亲朝反美左派和反朝亲美右派之间的斗争深入社会各个角落。同时,由于政党利益现在优于国家利益,所以行政部门的政策很难在国会通过。如果赶上总统选举年和国会选举年,各种势力之间的角逐更使国民感到不安。
   金融危机结束后,韩国人实际感受到的经济越来越不景气。就业越来越难,致使很多人生活在忧虑之中,担心第二天成为炒鱿鱼的对象。
   其次,韩国人喜欢算命跟其民族性格也有关系。韩国人凡事喜欢一个“快”字,不管遇到什么问题总希望很快地解决。随着社会竞争的加剧,每天工作到深夜的双职工家庭越来越多。
   因此,个人遇到难题时,和父母不能沟通,和朋友、同事说自己的苦楚也找不到有效的解决办法,找一个可以依赖的家庭成员或者同配偶充分交谈比找算命先生还难。这种情况下,去看相算命就成了一个更好的选择。因为只要同算命先生商谈几分钟就可以得出定论。
   另外,在西方国家,要是有什么烦心事或者精神疾病一般都会去找心理或精神专家咨询。但是韩国至今尚未形成这种文化,因为去精神科容易被邻里视为精神病人。
   从看相、占卜、算命中可以减轻内心的不安和压力,从而获得内心平静,这与前往寺庙烧香拜佛或在教堂祈祷的效果并无大的差异。
   因此,在不少韩国人看来,用现代语言来表达的话,看相算命也可以称为“咨询服务”。

算命者说
  算命者和乞丐一样,都是路边常见的风景。然而这两个行当比起他们的先辈来,似乎落魄了许多。特别是算命先生,不要说测国运人事如神,高官显贵纷争相请的算命先生已经成为远古的传奇,即便在八十年代末期,在本市的繁华地带,还有着一个“算命一条街”,半仙神算云集,虽行头简陋至不过一张小凳一张卦图,但路人熙熙攘攘,皆有虔诚之态,或坐下来花几个大元请大师来指点迷津,生意也可谓一时鼎盛。但此后,对算命行当的管制就越来越严,以至于现在只落魄到与市政管理部门在街头巷尾打游击的经营方式,玩一种“敌进我退,敌进我退”的游戏了。但其中还是能寻觅到一些奇人,老威的一册《中国底层访谈录》中介绍了一个叫孔庆天的算命先生。这个孔先生是个盲人,却比大多数明眼人心亮,在给老威算命时,纵横古今,畅谈人生国运,老威也不得不叹服“茅塞顿开”。对于算命术,孔先生以为从多如牛毛的算命相面书中选择一二研习,熟悉其中的算命方法和程序后,再加上察言观色的本能,就可摆摊营业了。所以算命术本身称不上什么学问。但其中所依据的天人交合的种种命理却是大学问,这种学问由几千年前的祖先创制,又经过历代演化,能从人的出生,人的面孔甚至人的习惯来勘测人的命运,玄而又具体,可谓“玄之又玄,众妙之门”。然而我却不愿把算命看作一门玄虚的学问,虽然里面的命理真假虚实我也不能参透,但我更愿意把它看作是一种商业行为。正如乞丐是通过贩卖尊严,提供一种满足路人同情心的服务而收取相应费用的行当,算命者则是提供一种命运和心理上的咨询服务。这可能和我接触的此道高人较少有关,我所接触的一些算命者,给我相面的时候,我也给他相面,“面面相觑”是也。从我的观察,这些人不过也是些生意人罢了,虽言必依据卦理,但蒙骗之术也经常捎带使用,测算的结果也大都不过让人一笑了之。
        
   一次,在路边遇到一个留着山羊胡子的老头正与两个中老年妇女聊天,知道是算命的,我便坐下来旁听。这老头长相瘦小,但满面红光,一双小眼睛眯着煞是精神,但里面透着狡黠,每每说到关键处便用口头禅“这还用说吗,就这么回事-----”煞尾。这时候他总是胡子一抖一抖的,用眼睛的余光扫过你的脸面,似乎在细心体会你的反应。那两个妇女很是虔诚,一直不断的问这问那,老者说准了,就不由得感叹“唉,还真是这样-----”。我在一旁有一搭没一搭地插话:“大爷,您研究周易多少年了?”可能这个话题有些忌讳,老头避而不答。我又问:“您怎么不带书,能都记住吗?”老头来了精神,“这就看水平了,水平低的现翻书,水平高的不用这个,古人说,尽信书不如无书,算命不是背书,在于理解,要光靠翻书我把书给你让你自己查好了。”这个回答让我挺满意,老头原来也是怀疑论者。老头接着说:“象以前磨剪刀的张三,擦皮鞋的李四,都算是我学生,跟着我听了几回,回家买了本书就上街给人算命去了,能信吗?”这话我严重同意,算命行业也应该打假,甚至实行精英制,否则以其行当的特殊性,岂不误导了营营众生。我又问:“算卦研究超级大乐透,那您这算命的地测没测超级大乐透,比如,能躲开市政管理部门检查的人?”这话引来老头一肚子牢骚:“现在哪还有市政那帮人查不到的地方?我也就看哪方便,随便找个地方坐......”哈,这话说得实在,因为只过了一会,便听到前边有人在呵斥着街头小摊的声音,老头慌忙地站了起来观望,见那辆检查车辆开走了,才又安心地坐下。
          
   说话间两个妇女走了,又蹲过来一个小青年。这个小青年说话很沉稳,面无表情,慢条斯理,斟词酌句,有着一种久经社会历练的成熟。他懂的也不少,和老头探讨起《铁板神术》来。聊得差不多了,小青年要求老头给自己算一卦。老头似有些不自信,“你懂这个,还算?”但没有拒绝顾客的道理,于是老头问明了小青年的八字,掐指开算。先是几句过场话,然后就是说小青年今后财运如何,事业如何,哪年有福,哪年有灾。小青年多少有些怀疑,便让老头算一下自己过去的近几年中哪年顺,哪年背。老头开始讲得比较模糊,小青年要求讲得确定些,老头又详细讲了一遍。遗憾的是老头的测算和小青年的实际情况正相反。小青年语带讽刺地说,:“我以为社会处在发展之中,未来的事情有待验证,但过去的事应该是确定了的,你这没有测准,那你对我未来的测算我也只好是随便听听了。......大爷,给你两块钱,买盒烟抽吧。”老头这时兀自在嘟嘟囔囊的小声辩解,但已经没有刚才的神气活现的感觉了,胡子似乎也垂了下来。最后面有愧色地说:“我算命这么多年,还第一次碰到你这样的,算不准,我不收钱。”我调侃道:“你们二位大概相克吧”。老头还挺有原则地说:“我俩倒还真不相克”。这时大家都已感觉无趣,于是拍拍屁股散了。

   其实以我的经验,这样的算卦者一般是察言观色,连蒙带算,在语言上也通常模棱两可,虚虚实实。一旦发现不准,赶紧扭转话头,或者用常年积累起来的经验逻辑来自圆其说。比如他会说:从命相里应该是这样,但你某某年发生了一点小偏差,不该发生的事情发生了。算命者一般是上了岁数的,且留着长胡子,这是极好的广告,大概一方面说明自己经历了不少人事沧桑,也摆显着仙风道古的风范。但也有例外,我去松峰山旅游的时候,山腰小亭间坐着的那位卦师便只有三十来岁,下巴胡子虽然稀少,但他的唇上有两撇微微上翘的胡子,很有“超级大乐透”感,颇有些象三国电视剧里年轻时的孔明的风度-----所以他的生意也还不错。这个人察言观色的本领很强,只是简单根据面相和一些言行便能估测出游人的大致性格。他给一个看起来果敢干练的中年妇女测算道:“你如果当官,一定是一把手,你不服别人管”----见那女士不动声色,话又接着一转,“如果不当官,在家,也一定是一把手。”旁边的孩子听了直笑,说:“那是肯定的”。算命者一般广告意识都很强,比如聊天的时候会谈到自己曾给某某高官看过相,如何如何准的近似传奇的故事。在开始测算的时候,算命者会有意无意的问顾客一些问题,观察你的反映,从而判定你是内行还是外行,如是内行,则测算会谨慎得多,如是外行,那可能就不免信口开河了。测算的结果准确的顶多不过十之六七,但信者大有人在。其原因大概在于来算卦的通常有先入为主的心理,在听讲时对内容进行了过滤,只保留了准确的,而对不准确的测算不自觉忽略掉了。上面说到的那次旅游,当我们登完山回到村里农户家住宿时,朋友提到了山腰间的年轻卦师,说他“挺实在的”。主人不禁一笑:“他还实在?!花花肠子最多了,我们原来是一个工厂的同事,他就好这个,成天家翻书看,后来就到松峰山上摆摊,收入不错,一年一万多块钱。”在游客眼里,这个卦师是他人命运尽在掌握之中的高人,在同村人的眼里,他却似乎只是不务正业而已,这两种完全相反的评价倒也有趣。
          
   虽然我对街头算命者并不怎么信任,但却对其中所蕴涵着的命理之学却是相当敬畏的。我自己也是个宿命论者,常常感受到性格与环境对人的约束之强烈和命运的不可支配性。只不过,真正的算命先生需要有非常丰富的人世阅历,而又对本门有相当高的悟性,才有资格从事这样的行当,但这样的人物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所以成全了不少仅仅惯熟些街头赚钱的小把戏的算命者。但因为他们经得多见得广,他们的阅人观世界往往角度奇异,自有一套体系。所以有时我也会排出十大元测算一下,但并不是就将命运交付于他们,而只是把这当作一次有趣的聊天。
          
   算命这个行当虽较以前没落,但算命者耐心等候一会也总能找到生意来做。看来英明如“三个代表”的理论也不能完全根治人们对命运的茫然和无奈。其实,对命运的理解,主流意识形态和命理之学是相悖的,而前者是垄断经营,近些年“德治”的口号又愈演愈烈,所以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算命行当如是艰难了。常在电视中看到这样的报道,新闻记者发现某某地算命起名等“封建糟粕”又沉渣泛起,甚至打着咨询公司的招牌明目张胆开业,记者们怀着满腔正义和维护精神文明建设的大任,机智果敢地潜入其中,将形形色色的骗子偷拍下来,比如一个长胡子老者在道貌岸然地说:这个名字啊,一定要起好,这影响人的一生,就象一把锁配一把钥匙一样。然后走访有关部门,有关部门的领导哼哼哈哈,先委屈地说是因为管理人手不够,又表态一定要严加管理----双方默契地象演双簧。当然,严打风过去以后,一切风平浪静,所谓的骗子们依旧明目张胆的营业。就象我们熟知的中国其他领域发生的各种运动风潮一样。作者:墨水瓶
中国的算命先生与国外的心理医生
总括:
  自己未曾出国,对国外的心理学发展情况不是很了解,但是我对国内的心理学方面还是略微了解一点,我自己认为中国的心理学还是需要一段时间的发展的,所以选择这个标题来对比,感觉更加符合我要说的内容.
印象:
  昨天去大庙,自己在这条著名的算命街站了很久,自己也在深深的思考很多问题.对心理学的关注还是源于我大学期间和一位心理学博士的长谈以及友好的往来,本以为他可以帮助我很多,但最后我成为了他的心理医生,所以对他的专业很感兴趣,自己也看了很多类似的书.在这条街上当我看到普通百姓愁眉苦脸而来,满意而去的时候,我的有些想法动摇了.
体验:
  自己曾经经朋友介绍去找过一位算得很准的算命先生给自己算命.算罢我很满意,我觉得是给自己上了一堂很正宗的心理辅导课,他提出很多人生以及哲学的观点,有唯心的成分,但也不乏唯物的方向.他很会察言观色,很会从我的语言细节中寻找蛛丝马迹,最终我败下阵来。最后给我的几句话还是受益匪浅,人生起起伏伏,哪有一帆风顺,有得必有失,有失必有得。
观点:中国的算命先生约等于国外的心理医生.
  刚刚跟同事讨论这个观点的时候,就受到很多反对.他们的观点我是同意的,国外的心理医生有专业的教育等等.但我的观点也很明确,中国目前心理医生不是很成熟,如果让每一个人去找心理医生是不可能的.价钱很贵:30元一次,一个疗程的近千吧.文化的差异:你回家说我看心理医生了,我想大多数人会说你钱大烧的.而恰恰街边的算命先生却有很强的生存能力与市场前景.
思考:
  我一直在想能否把中国的算命先生规范起来,算是有中国特色的一个过渡.因为我们都知道,如果让中国的算命先生消失,目前在中国是不现实的,何不加上有效的规范,避免出现悲剧.
                                    文章引自博客
从面相解析张纯如自杀之迷
  在纪念南京大屠杀70周年之际,一张令人震惊美丽的脸再次进入了我的眼帘。她就是1997年轰动世界的《南京大屠杀》英文畅销书而闻名的美国华裔女作家张纯如。她以纪实手法揭露了侵华日军当年在南京犯下的惨绝人寰的罪行。2004年11月9日因抑郁在北加州的洛斯盖多斯开枪自杀,年仅36岁。引起海内外各界震惊。那么,倒底是什么能让她放弃功在千秋的事业、丈夫、年幼的孩子而选择自杀,一定在她灵魂深处有绕不开的麻烦。由此,我愿跟随着她的面相,沿着她那双充满坚定而抑郁的眼神进入她的内心世界,去打探缠绕在她内心深处的麻烦与痛苦。
张纯如面相综合解析:
  首先,在我从没看过张纯如女士的任何影音资料的情况下,单从她的高额头,鼻子挺,颧骨突出,下巴长的图片特征看,已基本断定她是女强人之相。先从张女士的眉相说起,张纯如的眉属豎心眉,豎心眉的特征:眉长过目,眉尾高扬,一直往下斜至眉心,仿如一把刀,形态清朗俊秀,属刚烈型,好胜心强,做事往往一意孤行,容易得失同事或朋友,但亦算恩怨分明。再看张纯如的眼相,应该说张纯如的眼相属狮眼,狮眼的特征是:眼大而黑白对比强烈,上眼皮的波纹重叠,眼纹清秀,瞳孔常向上仰,眼神威严十足.属领袖之格,心性正直温和,即使大权在握仍能公正无私,为政必仁。人中形状对于女性来说,还有另外的意义,从张纯如的人中看,上宽下窄,说明张的女性贞操观念强,作风正派,性格刚强,忠于自己的爱人。另外,从张纯如的耳部的轮廓看非常明显、耳垂且丰厚,说明具有仁义慈悲的胸怀。
张纯如抑郁根源解析:
  综上所述,张纯如本有着大福大贵的面相,但为什么过早的香消玉殒,我认为这与她内在的气质有关。根据张纯如的五官气质分析看,张纯如应属性格刚强、挑战自我、挑战极限型人格,因此她选择了以仁义慈悲的胸怀来抗衡人性中最荒蛮的残暴。张纯如死年36岁,离出书已过七载,南京大屠杀也是大半个世纪的陈年旧账。想必张纯如在她写作《南京大屠杀》那段期间,每天都接触到大量日军暴行录,精神上受到了很大的创伤,常患失眠和忧郁,掉了很多头发,成书时体重锐减。书中插图都是避重就轻的,唯恐太露骨许多公立图书馆会拒绝把书列于架上,她自己过目的则是另一种体验。
根据我的观察与体会,通常抑郁症患者的病态是很难让人觉察的,它与长期精神病患者的区别在于,抑郁症患者眼睛有神,当然不同程度的抑郁症患者的眼神内容也不同,而精神病患者均两目无神。我们不仿再回过头来对照图片中张纯如的眼神,虽说张的眼神看似依然坚定,但明显的已有看物体长时间眼球不动的迹象,似乎眼皮也不眨一下,这都是抑郁症的征兆。另外,张纯如的眼圈发青,而目光有些呆滞,似乎有神但茫然,这说明张纯如已患了失眠症。
  我想她在长达数年里致力于挖掘人类被遮蔽的几乎是酷刑的百科全书的历史,在民族与人类,在傲慢和歧视,在日本右翼的恐吓与家庭的安危之间徘徊,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当到达心理负荷的极限时,她被抑郁的子弹吞噬了。因此,我认为张纯如的自杀是以个人心灵深受终极残暴而悲观的预示了人类命运的终极抑郁。
  眼下,陆川导演恰好正在指导《南京.南京》,想必也会大量濡染那断残暴的历史,望他能进能出,一路保重.....
      择自:安迪博客
本系统自2001-1-5以来使用16035535 次,今天使用 8 次,,最后一次是何世明 先生在使用 返回测字起名网首页